各位好,這裡是末村芝。
  結果一不小心又開了新天地(?),我只是想更新短文而已、大概。

  我要把一切都公諸於世(?),所以有點長。
  (內容下收)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葉修後來給了喬一帆幾首歌和視頻,要他先抓譜,表演在一個月後,是小型的表演,大概就唱三到五首歌左右。

  喬一帆認真的開始抓譜,他還是會去微草團練,但是他也不知道還要不要幫那位貝斯手寫改編譜,最後他還是默默的做好一切的工作。

  高英傑倒是有發現喬一帆的改變,畢竟兩個人是朝夕相處的朋友,他發現到喬一帆最近正在抓譜和練習,卻不像是在抓微草要練習的歌曲,反而都是他從沒有聽過的旋律。

  然而他每每問起時,喬一帆只會笑著對他說「沒事,只是最近想多練練歌而已」,他也只能點點頭,收起原本想要說出口的話。

  時間很快的過去了,葉修希望喬一帆可以在表演的一個禮拜前到H市,打算要合看看,並且再做調整。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畢業之後,兩個人在B市合租了一個套房,延續從學校繼續的室友關係。

  喬一帆也一直持續著他那從未說出口的情感。

  暗戀是一種很晦澀的情感,喬一帆的個性讓他更不敢對什麼人傾訴,就這樣一直壓在心底,一天、兩天……

  原本是打算在高英傑以微草的吉他手這個身分第一次站上舞台表演那一天,在表演結束之後告訴他。但是當他站在底下看著舞台上的表演時,他彷彿能看見高英傑眼底熠熠著光芒,並且和旁邊那位貝斯手搭配的很好。雖然一剛開始還顯得惴惴不安,表演到最後卻也放開了肢體,將自己融進了音樂當中。

  這樣閃耀著光芒的高英傑,喬一帆是第一次才看到。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帆!前輩問我要不要參加微草樂團!」

  看著眼前喜孜孜的告訴自己這個好消息的喬一帆,硬是擠出一個微笑,「那很好啊,恭喜你了,英傑。」

  他和高英傑一起參加音樂專門學校,都是創作組的學生,加上同年紀又是室友,兩個人成為了無話不說的好朋友。

  高英傑的天賦在第一次評量中已經獲得好評,甚至連擔任評審的學校前輩王杰希都稱讚對方的天份很高。

  喬一帆看了自己被分到創作組B組的通知,有些落寞的笑了笑。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此以後,公主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真的嗎?

  看著睡在一旁的周澤楷,江波濤忍不住伸出手,撫摸著對方的臉龐。

  他以為自己可以跟以前一樣的面對周澤楷,但他似乎已經快要想不起當時的那種感覺了。

  他們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有一天,江波濤忍不住問了葉修。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藍河此時多希望葉修可以多說些什麼,什麼都好。

  小說裡面主人公都會緊緊抓著對方的手,然後解釋著,當另外一個人還是不聽,他就會強硬的親吻對方……可惜這一切都是故事劇情。

  現實裡,葉修只是看著他。

  藍河最喜歡的是葉修的歌聲,再接下來就是他的雙眼。

  葉修的雙眼會說話──他會隨著歌曲而改變自己的眼神,大多數都是庸庸懶懶的,然而對著藍河的時候,大多數是帶著笑意和絲絲的暖意──這是魏琛說的,邊說還邊狠吸一口煙,抖了抖。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睜開眼睛,藍河摸來床頭的鬧鐘,發現已經下午三點了,爬起床,今天晚上有藍雨樂團的表演,梳洗之後便坐著公交車到藍雨。

  一進去便可以聽到彩排的聲音從裡面傳來,「今天的主唱是?」問著一旁的筆言飛,後者抓抓臉,「原本是于鋒,但他臨時被百花抓走了。」

  藍雨一直找不到正式的駐唱,原本是于鋒,但是于鋒最近也常跑百花樂團,畢竟他們也沒有正式簽約,所以也不好說話。

  只要于鋒不在,他們就會找葉修來幫忙演出。

  「所以今天是葉修?」藍河說這句話的時候,口氣平淡的如同今天天氣如何一般,筆言飛點點頭,卻忍不住在心底嘆了一口氣。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離開那裡,藍河一個人獨自走在路上,天空已經暗了下來,他看著周邊三三兩兩走著的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地準備回去。

  而自己呢?

  他一直以為自己歸屬在那個男人身邊,然而在那一秒他才發現……事實似乎不是如此。

  苦笑著,臉卻被某個東西襲擊到,有點受到驚嚇的定眼一看,有個小女孩喊著「破了、破了!」看著對方手上有個小瓶子,周圍還有幾個泡泡。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夏天來臨,當學生開始放假,他們的表演機會也增加了許多。身為唯一沒有固定樂團的樂手,葉修可以說這段是他表演量最大的時間。

  有可能今天要在H市的PUB唱完,明天就要趕去B市義斬餐廳表演,再隔天可能還要去微草樂團幫忙串場。

  那是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年夏天,藍河就跟著葉修跑來跑去的。


  每到一個地方,不熟悉整個都市步調的藍河就會很茫然的看著周邊,葉修則是會悄悄握上他的手。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黏膩的感覺刺激著肌膚,炙熱的溫度熨在上頭,不屬於自己的溫熱令人隱隱作噁。滴落在身體上的汗水彷彿可以將人燙傷,雖然已經咬緊牙關,但嗚噎的聲音還是沒有辦法停止,咬著下唇,疼痛的觸感卻讓人著迷的清醒。

  當身體被撐開的那一刻,他尖叫出聲。

  猛然睜開眼睛,里維喘著氣,邊坐起身邊抹了把額頭上的汗水,他掀開棉被,卻聞到一股羶腥味,罵了聲髒話,他拿起乾淨的衣褲往浴室走去。

  洗乾淨之後還順便洗了床單,看了一眼時鐘,已經下午了。

  邊思考著這個周末要幹嘛,他邊整理著客廳的環淨邊響著,然後摸了大概三個小時之後,決定出門一趟。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