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修後來給了喬一帆幾首歌和視頻,要他先抓譜,表演在一個月後,是小型的表演,大概就唱三到五首歌左右。

  喬一帆認真的開始抓譜,他還是會去微草團練,但是他也不知道還要不要幫那位貝斯手寫改編譜,最後他還是默默的做好一切的工作。

  高英傑倒是有發現喬一帆的改變,畢竟兩個人是朝夕相處的朋友,他發現到喬一帆最近正在抓譜和練習,卻不像是在抓微草要練習的歌曲,反而都是他從沒有聽過的旋律。

  然而他每每問起時,喬一帆只會笑著對他說「沒事,只是最近想多練練歌而已」,他也只能點點頭,收起原本想要說出口的話。

  時間很快的過去了,葉修希望喬一帆可以在表演的一個禮拜前到H市,打算要合看看,並且再做調整。

  剛回到家的高英傑一回到家便看到喬一帆收著自己的行李,有點詫異的開口:「一帆,你要離開?」

  「我要去H市一個禮拜,有朋友表演缺了貝斯。」說出想好的理由,雖然欺瞞了一些部分,然而大體來講,他並沒有說謊。

  高英傑點點頭,笑著跟他說:「表演加油喔!」的時候,喬一帆只能心虛的點點頭。

  他不想讓高英傑知道自己加入了葉修的樂團,這在某種意義上,可能是種背叛。

  如果他失敗了,就會回到B市,繼續在微草裡頭擔任一個微小的龍套角色,繼續仰望著其他人的光芒。

  這只是他給自己的一個機會。

  到了H市,到了興欣的表演場地,興欣是一個小型的複合式酒吧,老闆娘陳果是個爽朗的大姊姊,打過招呼之後,他進到隔不到兩條街的團練室裡頭。

  「這是鍵盤唐柔、鼓手包子,啊我是主唱兼吉他。」坐在最深處的人介紹著,「這是我們的貝斯手,喬一帆,好介紹完了,來團練吧。」

  看著周邊的人,喬一帆打了招呼之後,便拿出自己的譜和貝斯,加入練習。

  葉修時不時的會提點一些地方,他也一一筆記下來,並且做出調整。

  他是這個樂團的一員,不是代練。

  這讓喬一帆雖然覺得累,卻還是非常開心。

   時間很快來到了表演當天,站在舞台上,聽著有些稀疏的掌聲,喬一帆莫名有些緊張。
  葉修站在舞台最前面,開口清唱。


  那瞬間,整個場子變得安靜專注。


  快告訴我,你還愛我,
  用我最後溫柔的請求,
  給你我的墮落,給你我隱藏的脆弱,
  告訴我你還愛我


  鼓聲一下,喬一帆立刻跟上。

  表演結束的那一刻,聽著底下的掌聲,喬一帆笑了,他們的表演很成功。

  走下舞台,聽著大家的稱讚和吶喊,他很興奮。

  他可以理解為什麼高英傑一走下舞台就會抓著他吱吱喳喳說一堆話,他現在也好想要找哪個人好好說一說。

  走到門口,卻看到一個此刻不會出現的人物出現在此。

  「英傑?」

  「一帆。」對方站在那裡顯得有些不安,「我、我是聽士謙前輩說葉修前輩有個新團要表演,就跑來了……」

  高英傑露出了笑容,卻在這個時候顯得有些落寞,「你們的表演很棒,恭喜你。」

  喬一帆有些手足無措,原本表演成功的喜悅被沖刷了不少。

  他想起他們兩個在一開始進到音樂專門學校時,有個夢想,就是兩個人在同一個樂團,可以肩並肩的表演著,一起接受著大家的掌聲。

  此時此刻,喬一帆莫名想起了葉修站在舞台上唱的第一首歌,那一句……


  做過的夢是一陣漩渦,
  淹沒你,淹沒了我。


  高英傑是跟王杰希、方士謙一起來的,所以在兩個人短暫的對話之後,三個人就回去酒店了。

  喬一帆在吃慶功宴的時候,精神還有些恍惚。

  「小喬。」

  「是?」看到葉修坐在自己的身邊,喬一帆立刻回過神,拿起酒杯和對方敬酒,然後抿了一口。

  「你要不要長期待下來?」葉修漫不經心的問著

  喬一帆低下頭,他明白葉修的意思──如果答應了,他可能就要搬到H市,並且退去微草代練的這個角色。

  這也意味著他必須離開高英傑身邊。

  想起了今天的掌聲和高英傑熟悉的臉龐,喬一帆最後只能說出「對不起我……我會好好思考的。」

  「好好想想吧,如果沒事就跟著樂團學東西也可以。」幫自己的杯子裡頭斟滿了酒,吸了一口冒出頭的白色泡泡,抿了抿嘴,「今天和你講話的那個誰……是你朋友?」

  「前輩是說英傑嗎?嗯、對……他是我很好的、嗯,朋友。」在葉修的那雙看起來什麼都很透徹的眼注視底下,喬一帆變得有些心虛。

  「這樣啊。」默默的抽著菸,直到喬一帆比較鬆懈的時候,葉修才又開口。

  「那就選擇吧,選擇一個你想要走的路。」



  喬一帆躺在床上,感受著喝酒之後傳來的昏沉感。

  模糊之中,他想起了高英傑有一次在學校的時候,第一次編好的作品被退回的事情。

  那一天他一回到宿舍,就看到高英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呆呆的看著電腦螢幕,一動也不動的。

  「英傑?你怎麼了?」從自己桌上的水瓶倒出一杯水,遞給對方。

  「一帆。」高英傑笑笑的收下那杯水,「我的作品被老師退回來了。」

  「他有說什麼評語嗎?怎麼會如此突然?」

  「他沒有說什麼……一帆,我、我該怎麼辦才好?」

  「我、我會陪你的。」看著對方眼底的哀傷和脆弱,喬一帆拍拍對方的背,「可以讓我看一下你寫的譜嗎?」

  最後他們兩個討論了許久之後又把譜改過一遍,處理了很久,直到快要半夜才弄完。
  當高英傑告訴他,作品過了的時候,看著對方高興的神情,喬一帆帶著微笑的恭喜著對方。

  我會陪著你的。

  這是他當時跟高英傑所說過的話,也是他一直想跟對方所說的話。

  我會一直陪著你的,不論喜悲。

  然而,葉修的聲音卻在此刻迴響在腦海裡頭。

  「那就選擇吧,選擇一個你想要走的路。」

  誰不喜歡掌聲?

  誰甘願這一輩子只是個跑龍套的角色?

  但是在面對成功的背後,他必須捨棄掉什麼?

  有一瞬間,他很想要找高英傑問一問他該如何是好。

  如果高英傑希望他不要離開,或許,他願意放棄之後可能可以在興欣得來的一切,安穩得繼續蜷縮在對方的身邊。

  在H市待了幾天,跟在葉修身邊,讓喬一帆的生活變得忙碌而充實,每天都有學不完的東西。

  然而在半夜的時候,那個問題還是不斷迴繞在他腦海裡頭。

  看著毫無動靜的手機,他決定跟葉修告個假,回到B市。

  「回去也好,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去看才會知道。」叼著菸,葉修淡淡的說著。

  喬一帆只帶著自己的貝斯,也沒有多帶什麼行李就回到B市,先回到他們的租屋處,卻發現高英傑不在。

  應該是在團練室吧?他慢慢走到五個街口外的團練室,邊想著等等見到高英傑要說些什麼才好?高英傑會跟他說些什麼?他應該要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伸出手,打算敲門之後進入,卻下意識的從門上的小窗口往裡頭看。

  高英傑抱著自己的樂器,笑得很開心的在跟其他人聊天,似乎王杰希說了什麼,他點點頭,放好自己的吉他,繼續準備團練。

  喬一帆忘了自己是怎麼走出去的,他隱約只聽見轟隆了一聲。下一秒,滴滴答答的雨滴打在身上。身旁的人都匆匆的奔跑著、躲避著,只有他一個人,還是踏著原本的步伐,一步步的往前走著。

  回到租屋處,喬一帆已經全身濕答答的站在自己的貝斯前,眼前浮現的是高英傑的臉。

  高英傑認真彈奏自己的樂器的臉、苦惱要怎麼改編的臉、對自己說謝謝的臉、熟睡時的臉……

  「一帆,我們以後要加入同一個樂團!一起在舞台上表演!」

  那張堅定而閃耀璀璨光芒的雙眼和臉龐,一直收藏在他的心中。

  閉上雙眼,喬一帆笑了。

  停格在最後的畫面,是高英傑對著別人笑得很開心的臉龐。

  是啊,有些事情不親眼看到,是不會知道的。

  原本以為沒有他的這件事情,會影響到高英傑。

  恐怕只是多想了。

  就像有些夢想終究只是空想,有些人是不管你怎麼往前追逐,他永遠都是停留在你的面前,彷彿在嘲笑自己的徒勞。

  胸口很痛,原本所期待的一切驟然已經完全瓦解了。

  喬一帆就這樣默默的站在那裡許久,邊笑著,邊流下眼淚,和著已然冰冷的雨水是多麼的溫暖。

  多麼的突兀,一如他的存在一般。


  原本想著回來跟高英傑說清楚之後,不論他選擇哪一條路,他還是會回到H市,待下或收拾行李離開。

  看來,現在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回頭看了一眼自己擱在牆邊的貝斯,喬一帆笑了笑,孓然一身的離開。

  他想著等等右轉就可以去坐公交車,然後到機場坐飛機回去。

  身上都沒有任何東西的感覺,也跟他心底一樣。

  空盪盪的。

  高英傑擁有很多東西,他具有天份、有努力、有堅毅的性格、有微草樂團的位置……而他呢?

  他一直把高英傑放在最重要的那個位子上,抽去那些之後,什麼也不剩。

  什麼也沒有了。

  他永遠沒有資格可以擁有這一切。

  「一帆!」

  他停下腳步,雨沒有變小,他看見高英傑撐著傘,似乎是匆忙的跑出來,停在他的面前,還微微喘著氣。

  「一帆,你要走了?」

  「是啊。」喬一帆攤攤手,「我打算回去H市了。」

  「那、那貝斯你為什麼留下?你不彈了嗎?」

  他為什麼還要彈呢?──喬一帆很想反問對方,當時一心一意想站在對方身旁而用打工存下來的錢所買的貝斯繼續背在身上,那重量一再的提醒著一切只是自己心甘情願扛著,變得更加的可笑。

  「就留給你吧。」最後,喬一帆只聽見自己很平淡的聲音。

  沒想到,他還能微笑著跟高英傑說話,反應冷淡到不像自己。

  「車子似乎也快到了,我先走了。」喬一帆想伸出手拍拍對方,卻發現自己的手掌已經佈滿雨水,不方便在對方乾燥的衣服上觸碰著。

  「一帆,你還記得我們說過一起組樂團的夢嗎?」

  「還記得啊。」跟高英傑一起說過的話,喬一帆沒有一刻忘記過的,他轉過身,「對不起,不能陪你到最後了。」

  說完這句話,他邁開步伐,繼續往前走。

  聽著滂沱的雨聲,他除了感覺到水滴拍打的感覺,還有自己的跫音,空洞洞的毫無生氣。

  「我一直,好喜歡你。」喬一帆聽見自己這樣說著,就對著空氣說著、對自己說著。

  「再見了,英傑。」

  喬一帆後來一個人回H市,看著他兩手空空的,葉修了然的跟老闆娘預支薪水給他買了一台新的貝斯。

  他還是興欣的貝斯手。

  直到後來方銳和蘇沐橙加入後,喬一帆就打算轉到幕後去了。

  「你確定?」

  喬一帆點點頭,就在剛剛,他已經把自己整理好的貝斯譜全數交給蘇沐橙。

  「你若決定我也不會干涉你。」葉修抽著菸,把他們公用的筆記型電腦交給喬一帆,「裡面的資料先熟悉一下。」

  看著葉修,喬一帆想起有一天慶功宴上,不小心被灌太多酒的時候,他忍不住問了葉修愛是什麼。

  葉修看著他,只回答了一句話:「就是一把火吧。」

  燃燒完後,只剩下灰燼。

  有些人總是捧著那些灰燼當作寶,有些人則是被灰燼的餘溫灼傷,留下了一小道的疤痕,日日夜夜提醒著那些過往,隱隱約約作疼著。

  喬一帆打開電腦,輕輕的笑著。

  愛情其實也和一霎清風一樣,不管如何,風過了就不會再有痕跡。

  沒有關係,那些都已經過去了。

  再怎麼樣,他已經無法回到過去成為一開始的那個喬一帆了。

  那個喬一帆,就死在那個雨夜當中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beautiful 的頭像
unbeautiful

GREENHOUSE NO.69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