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來臨,當學生開始放假,他們的表演機會也增加了許多。身為唯一沒有固定樂團的樂手,葉修可以說這段是他表演量最大的時間。

  有可能今天要在H市的PUB唱完,明天就要趕去B市義斬餐廳表演,再隔天可能還要去微草樂團幫忙串場。

  那是他們在一起的第一年夏天,藍河就跟著葉修跑來跑去的。


  每到一個地方,不熟悉整個都市步調的藍河就會很茫然的看著周邊,葉修則是會悄悄握上他的手。

  「別走丟了。」邊叼著煙,身上還背著自己常用的Keyboard,葉修很輕鬆的穿過人潮,往目的地邁進。

  「我不是小孩。」雖然兩個大男人牽手很奇怪,但藍河還是喜歡這種感覺,自己的手掌被對方的溫暖包圍著,牽著他、指引著他方向──如同那時候的表演,渾厚的聲音直直穿透了他的靈魂。

  他以為自己可以繼續和葉修這樣繼續走下去,一起去到每一個地方,他可以坐在台下或站在角落,看著那個男人站上台,有時是唱歌、有時是演奏,然後在歌曲的小節之中,他會看過來,彷彿確認自己的存在,然後露出一抹很輕的笑。

  直到那一天,他聽見了魏琛──藍雨樂團的老闆──說了那句話。

  「聽說,蘇沐秋要回來了。」

  「嗯。」邊抽著煙,身上還是汗水的葉修,只回了這一句話。

  蘇沐秋是誰?──他最後還是沒有問出口,葉修也似乎沒有要提的意思。



  還記得這一天,他們結束了表演,回到H市。兩個人踩著還在燃燒中的夕陽,拖著好長好長的影子,邊說說笑笑邊打算走回葉修的租屋處。

  「筆言飛說有朋友的團正缺個主唱,要我去呢!」

  「那表演請要找我去看啊。」

  「不要,你一定會笑我走音,只是差個半音而已啊。」

  葉修停著腳步,藍河才看到門口站了一個人。

  「葉修。」

  猛吸了一口煙,將嘴上的煙丟在地上,踩熄,鬆開了原本和藍河牽著的手,往前走去,表情相當自然。

  只有藍河在那一秒,感受到那個人的手,正微微的顫抖著。

  「……沐秋。」

  當這兩個音響起,藍河只覺得自己的耳朵彷彿什麼都聽不見了,他看著他們兩個說著話,葉修臉上露出了一個微笑,表情是那樣的放鬆。

  等到葉修把注意力放到他身上時,他才回過神。

  「他今天住在你這?」他聽見自己的聲音,彷彿是來自第三個人一般的冷靜。

  「嗯。」點點頭,葉修沒有多說什麼。

  藍河把注意力放到葉修身後的Keyboard袋上,垂掛著一個小小的雨傘的掛飾,從幾天前他從魏琛的口中知道──那是蘇沐秋送的。

  同時間,他也知道蘇沐秋是誰──他是當葉修離家出走時收留他的人,教了他吉他和唱歌技巧的人,他們曾經是H市的樂團團員,直到蘇沐秋應邀國外留學機會。

  而後,葉修也成為了到處流浪演奏配唱的歌手。

  「我先走了。」有些難堪。現在他只想要離開現場,藍河拋下這句話,轉身就想走。

  「你打算去哪裡?」

  「可能去找個酒店住下,明天就回去。」藍河在講話的時候並沒有回過頭,彷彿自顧自的講著話,「別擔心,好好照顧人家吧,我不是小孩了。」

  最後,他還是回頭看了一眼後頭的蘇沐秋,然後看了一眼葉修,藍河沒再等對方說什麼就離開了。


  一步一步走遠,天空如同燃燒殆盡後逐漸變色,聽著自己空洞的腳步聲,藍河感到一股疲憊湧起。葉修早早的走進他的心中,霸佔著一席之地,他們也一起走過很多地方。

  直到那一眼,他才看見……


  他從未到過的地方,是葉修的心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beautiful 的頭像
unbeautiful

GREENHOUSE NO.69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