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以後,公主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真的嗎?

  看著睡在一旁的周澤楷,江波濤忍不住伸出手,撫摸著對方的臉龐。

  他以為自己可以跟以前一樣的面對周澤楷,但他似乎已經快要想不起當時的那種感覺了。

  他們之間的關係到底是什麼?── 有一天,江波濤忍不住問了葉修。

  葉修只是抽了一口煙,看著遠方,「就當作重新開始吧。」

  重新開始嗎?

  看著已經很熟悉卻又必須重新開始認識的人,江波濤說服自己這並不是一個難題,只是他們之間都需要一點時間。

  然而周澤楷卻似乎不是這樣想,他急著補起那些他們一起錯過的時光,找江波濤一起吃晚餐、想要留宿、想要更進一步的親暱……

  在那時候,江波濤想要多靠近周澤楷一點,對方卻退了一步。如今,當周澤楷想要多接近江波濤一些,他卻遲疑著要不要退縮。

  他們之中或許還是有一條分隔線,誰都不能跨越那條線,站在兩條線邊,對峙著、猶豫著。

  兩個人一同走在往車站的街道上,最近天氣涼了些,看了眼穿著薄外套居然還打個噴嚏的江波濤,周澤楷忍不住伸出手牽起對方的手,前者只是僵硬了一下,卻沒有掙脫的打算。

  走著走著,不遠處迎面而來的人忽然帶著疑惑的開口:「小江?」

  「小林?」笑著打了聲招呼,似乎是意識到對方的視線膠著在他和周澤楷牽起的手上,他下意識的放開手,往前走了幾步。

  「你還是在那間教啊,對了我最近在打算要跟我女朋友求婚,你哄人的點子特多的快幫我想想啊。」

  「你要跟女朋友求婚啦,恭喜恭喜。」江波濤笑了笑,「你Q號換了嗎?沒的話我們QQ上討論好嗎?」
  「沒有改啦,那我回去敲你。」

  笑笑送著友人離開,江波濤帶著歉然的笑容看著還站在後頭的人,「抱歉,讓你久等了。」

  「他是?」

  「他是小林,以前音樂教室的同事,專門教吉他的。」

  兩個人繼續邁步向前,周澤楷卻沒有再主動去牽江波濤的手。

  回到家洗完澡,江波濤坐在電腦前面,敲打著鍵盤,一邊和老朋友聊著要怎麼展開求婚作戰,一方面偷偷看著坐在自己床上的周澤楷。

  周澤楷很安靜── 雖然他平常就很沉默,但感覺有點不太一樣。

  「小周?你要先睡嗎?」

  周澤楷搖搖頭,「等。」

  「你累了就早點睡吧,不必等我了。」

  周澤楷看著江波濤,眼底相當的複雜,複雜到江波濤幾乎無法辨識裡面混雜的情緒。

  兩個人就這樣安靜的對峙了幾分鐘,周澤楷最後點點頭:「好。」

  過了兩個小時之後,江波濤躺在床上,一旁是背對著他已經睡下的周澤楷。調整了姿勢,發現到窗戶沒有關上,微風吹來帶動起窗簾,月亮柔和的光芒讓他似曾相識。

  是什麼呢?

  迷迷糊糊當中,江波濤覺得有什麼事情似乎快要想起來了。

  他沒有時間多想,因為隔天他上完早上的課程,就接到來自微草的電話。聽說最近天氣變化大,身為主唱的劉小別和貝斯手喬一帆都重感冒了,王杰希只好打電話找人幫忙準備表演。

  收好行李,給已經回家的周澤楷傳了一條短訊之後便立即動身趕往B市。

  這個周末是微草和一個新起的虛空樂團的聯合小型表演,一個團三首歌,兩團人打散組成一個團一起表演一首歌。

  收下歌單,看著臉上還帶著口罩,臉頰紅撲撲、鼻子紅通通的喬一帆,江波濤微笑的拍拍他的背,「辛苦你了,好好休息吧。」

  喬一帆點點頭,便拖著沉重搖晃的步伐走出團練室,準備回家休息。

  這幾天的江波濤很忙,他一方面要趕快練起微草樂團的三首歌,另一方面還要時不時的繼續和老朋友討論要怎麼求婚。最後對方似乎想要包個餐廳,在用餐道一半用幻燈片放著兩個人的甜蜜過往,最後在帶著鮮花和戒指下跪,最老土但似乎是最浪漫的方式。

  江波濤笑著,但是看著安靜的短信匣,有想過要不要打電話給周澤楷,卻又想不到應該該說些什麼。

  表演當天,劉小別似乎已經好了很多,雖然聲音沒有原本的清亮,但已經可以上台了。只是喬一帆當天只能裹著厚厚的外套,戴著口罩坐在台下看著表演。

  江波濤表演完之後,當他和高英傑一起走進觀看區,揀了附近一個位子坐好,看著舞台上的他們搬出的樂器,一邊暗嘆著音樂學校出身就是不一樣啊。

  他們選了一首風格比較特殊的歌曲,由虛空吳羽策擔任主唱、微草王杰希擔任吉他、虛空李迅擔任貝斯、微草柳非擔任鍵盤、虛空蓋才捷擔任鼓手,最特殊的是微草方士謙搬出大提琴直接做演奏。

  第一個音起,吳羽策開口,他的聲音是男音偏高,唱腔帶有一種柔媚卻又詭譎的感覺,由柳非的女聲合聲更顯得有種錯別的突兀感。


  你的傷害深深植入我的皮膚
  以致我再不相信你唇上的溫度


  鼓聲咚、咚、咚咚……如同心跳一般,搭配上方士謙的大提琴的音色,整首歌緊湊卻又不至於讓人有窒息感。


  潛意式的殘酷 反射性的痛楚
  一旦開始侵入 再也控制不住


  歌詞描寫是兩個人在交往過程中,如果把傷害植入肌膚裡,深埋於另外一個人的潛意識裡頭,不管再怎麼樣相同的雙手和體溫,都不會再是原本的那兩個人了。

  不知道為什麼,江波濤看著歌詞的那一秒,想起了一個人。

  一首歌結束,大家鼓掌。

  在這充滿鼓掌和尖叫聲之中,他聽見高英傑訝異的聲音:「周澤楷前輩?你今天也有來看表演?」

  除了周澤楷之外,方明華和杜明也一起來了,舞台底下,在昏暗中無法看清楚對方的表情。

  江波濤似曾相識的覺得他好像想起了什麼。

  表演結束,一群人一起去吃飯,江波濤一個人回到酒店,洗澡完便躺上床。

  看著窗戶外面的月亮,緩緩閉上眼睛。

  他還記得那一天,他一個人走進團練室,第一個和他說話的是方明華。

  「小江?你身體不舒服?」

  搖搖頭,下一秒周澤楷踏進團練室,杜明喊了聲「團長早」的同時,江波濤卻僵硬了幾秒,硬生生轉過身,刻意背對周澤楷。

  方明華坐在一旁,看著周澤楷掩飾不了的擔憂的眼神和不想講話的江波濤,眼神來回逡巡著,想起剛剛江波濤走進來的畫面,他輕輕喔了一聲。

  「需要我等等開一點藥給你嗎?」

  江波濤安靜了幾秒,看著方明華了然的眼神,很輕很輕點了頭。

  就算已經隔天了,還殘留著那種感覺,被撕裂開,身體彷彿不再屬於自己的那個時刻,江波濤第一次深刻感受到什麼叫作恐懼。

  當周澤楷饜足的抱著他睡下的時候,江波濤睜著眼睛,身體裡還留下的痛與快感併行,交織成複雜的情緒。

  微風吹來,他隱約可以看見外面的月亮。

  今天是滿月啊。江波濤心底想著,覺得有點累了,緩緩閉上眼睛。

  但是只要他閉起眼睛,彷彿還能看見周澤楷被情慾淹沒的雙瞳,從額頭上滴落的汗珠……以及自己雙腿夾著對方腰身的那個畫面。

  再次睜開眼睛,濃濃的空虛捲上了心頭。

  他以為完全把自己交給對方,可能會讓心底踏實一點,看來並不是這樣。

  他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周澤楷,隔天,江波濤為自己洗了澡之後,就先出門了。

  嗅著戶外的空氣,他有種自己又可以呼吸了的錯覺。

  那一陣子,他下意識的不想接近周澤楷。當周澤楷牽起他的手,他就會想起那雙手游移在自己身體上的溫度;當周澤楷環抱住他時,手掌放在腰上的位子讓江波濤感覺到不能呼吸;當周澤楷想要吻他的時候,陌生的讓他懷疑這個人真的是周澤楷嗎?

  方明華聽著,順手拿給他消炎的藥膏,只是告訴他:「過一陣子就會好的,放輕鬆吧。」

  在過了將近一個月之後,這種感覺才緩緩的褪去。

  表演完隔天江波濤和另外三個人會合,一起回到S市,看著周澤楷有點擔心的臉,他知道自己臉色可能不是很好,但還是勉強的露出微笑告訴他:「放心,我很好。」

  這是種安慰,或許也只是種自欺欺人的說法。

  昨天晚上,他看著窗外想著過去的事情,想著如果他和周澤楷沒有復合的話,他的生活該是什麼樣子?

  或許他會逐漸忘記這段情感,忘記自己當初是多麼深愛一個人,只會站在台下偷偷看著坐在後面打鼓的那個人,當有一天有人問他你也喜歡輪迴啊?他或許可以笑笑的說「是啊,我是輪迴粉」。

  只是這一切,在他顫抖著伸出手擁抱住周澤楷的那一秒,已經摧毀殆盡了。

  他們在剛開始交往的時候── 甚至說,是他自以為在交往的時候── 那段感情很純粹,如同在夜空中炸開的花火般,單純到璀璨美麗。

  然而最純粹的東西,傷得就越深。

  當初答應接受周澤楷答應的人,是他;答應把自己身體交給周澤楷的人,是他;現在說著微不足道的謊言的人,也是他,江波濤。

  一加一永遠不會是二,就如同他們也回不去那種單純的你喜歡我、我喜歡你的情感了。

  他突然有種很疲憊的感覺,那是一種打從骨子裡頭沁出來的疲累感。

  自己一個人回到家,打開電腦,看到老朋友還是在QQ上討論著該如何求婚的大事。

  一個沒有注意,他才驚覺自己發了一條訊息給對方。

  「你怎麼知道你愛她?」

  對話框安靜了一陣子,才回答:「我也不知道,說實在話。」

  底下對方似乎還在輸入,江波濤靜靜的看著視窗,也沒有切換或者是離開,只是等著。

  「我們也分手過,是她提的,當時我一氣之下也答應說分就分,誰怕妳!」

  「可是過了一個禮拜,我發現我想她了,而且我周邊的女孩,沒一個比她懂我,最後就決定要追她回來哈哈!」

  江波濤緩緩打字:「可是復合之後不會常常想到以前嗎?」

  「一定會的啦!」

  「可是想到沒有她的感覺多難熬,就會覺得其實也還好啦!」

  江波濤回應了一句「我明白了,謝謝」之後,就把視窗關掉,他躺在床上,看著手機,那個被自己設成快捷鍵1的名字,很輕很輕的嘆了一口氣。

  我該拿我們怎麼辦呢?

  之後,江波濤是被電話鈴聲吵醒的,他迷迷糊糊的拿來手機,看著來電名稱寫著方明華,接起來。

  「喂?」

  「小江?你在睡覺?」

  「嗯……」

  「不好意思嘿,你可以來一下這邊嗎?有人喝醉說要找你。」

  江波濤稍微清醒了點,「啊?」

  「你過來一趟就知道了,地點是在……」

  記下地址,江波濤看了一眼手機才發現他睡了兩個小時多而已,抓了抓頭,盥洗一下抓著鑰匙、手機和皮夾就出門了。

  打了車坐到電話裏說的地方,是家大排檔。

  走進去,發現有兩個人已經歪斜了,江波濤挑挑眉,現在是什麼情形?

  方明華一邊喝著果汁一邊解釋,就江波濤回家之後,他們發現肚子餓了,杜明就說要吃大排檔,一群人就跑來準備要吃一頓。

  結果杜明刷一刷微博,發現唐柔剛剛到達B市,捶心肝的同時,忍不住叫了兩瓶啤酒。原本看起來鬱鬱寡歡的周澤楷也叫了兩瓶,結果兩個人越喝越多……

  方明華藉口開車就沒有喝了,當他看兩個人吃吃喝喝差不多了,打算買單準備送兩個人回家時,周澤楷開始吵著說要找江波濤,方明華被拗到沒辦法,只好打電話給江波濤。

  江波濤安靜幾秒,拍了拍周澤楷的臉頰,「小周?」

  周澤楷緩緩睜開眼睛,「江?」

  「是是,走啦?」

  「好……」撐起身子,周澤楷半瞇著眼睛,一個不穩就往江波濤身上掛去。

  方明華結完帳,有些無奈的看著這個畫面,「我先去開車,等等送你們回去。」

  「謝謝。」江波濤拖著周澤楷往外面移動,等方明華把車開來便把周澤楷塞進後座,然後再回到店裡把已經開始在打呼的杜明一肩扛起,丟進前座。

  坐回後座,關上車門,說了聲好了。

  一秒,周澤楷黏上來。

  「不要走……」

  江波濤無奈的拍拍他的頭,方明華從後照鏡看了一眼,忍不住的笑了,「我還以為你們又怎麼了?」

  「我們……」

  「很好。」方明華呵呵笑了兩聲,「你每次都只會說你們很好,如果真的很好,小周和你也不會生疏成這樣。」

  車子緩緩的駛動在路上,整個車上都很安靜,當方明華正在思考著要不要放點音樂的時候,才聽到來自後座小小聲的問話。

  「這麼明顯嗎?」

  笑了笑,「連杜明都問過我,說為什麼你回來之後都不太會主動跟小周聊天了,你說呢?」

  看著把臉埋在自己身上的周澤楷,是啊,連杜明都感受到,更何況是方明華跟周澤楷呢?

  「我是不知道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只是想奉勸幾句而已。」車子右轉,快要到江波濤的住所了,方明華放慢車速,低聲的說著:「偶爾好好聊一聊,你不講出來的話,周澤楷不會讀懂的。」

  「……好。」

  方明華把車子停在自己家的路口,說了聲謝謝之後,江波濤扛著周澤楷緩緩的下車,上樓。

  把周澤楷丟在自己的床上,坐在床上,吁出一口氣。

  「你應該沒喝那麼醉吧,小周。」

  江波濤返折回去搬杜明上車之前,看到地上的酒瓶也才不到十罐,杜明酒量比較差他是知道的,但他不相信這樣的酒量就可以放倒周澤楷。

  「嗯……」

  身後發出衣服和被子摩擦的聲音,周澤楷坐起身,是有點酒氣,但眼底還是清醒的。

  他就這樣把臉靠在江波濤背上,「累。」

  「小周認為跟我在一起很累嗎?」江波濤的聲音很平靜,周澤楷搖搖頭,「不懂。」

  「我啊,是真的很喜歡小周。」

  「知道。」伸出手環著江波濤的腰身,「也喜歡。」

  「可是我們後來在一起的時候,我總是很怕小周。」江波濤輕輕的笑了幾聲,毫無歡意,「我怕我越喜歡你,就會越容易受傷。」

  「不會。」

  「我們上床之後,我越來越害怕,害怕你的體溫、害怕你的親暱、害怕你的親吻……」感覺到周澤楷的僵硬,他想要收回手臂,卻被江波濤按住了,「你越是對我溫柔,我越是容易想起那時候的疼痛感。」

  「抱歉。」

  「小周沒有錯,是我自己放不下。」

  閉上眼睛,有種空氣越來越稀薄的錯覺,胸口隱隱作疼。

  其實最殘酷的是他,當初執意跟在周澤楷的身後,知道自己不被喜歡就任性離開,就算現在是明白周澤楷是如此喜歡他,卻還是不相信對方。

  「抱歉。」周澤楷寬大的手掌覆在江波濤的左胸口上,「還疼?」

  「有一點。」江波濤苦笑著,還是老實的回答對方。

  周澤楷鬆開手臂,把江波濤抱進懷中,往後倒,兩個人躺在床上。沒有任何情慾,就像保護著對方的方式小心翼翼的抱著,手掌在他的背上一下一下的拍著。

  趴在周澤楷的胸口上,江波濤聽著強而有力的心跳聲,緩緩閉上眼睛。

  或許從一開始,他們就走得太快了。

  在還沒有習慣對方的存在時,硬生生的扯裂自己情感,之後打算一片片的黏回去,卻發現不管再怎麼拼湊,都組不回當時的那個模樣。

  江波濤發現周澤楷的體溫其實比他高一點,所以兩個人在接觸的時候,他總是需要一點點時間去適應對方傳來的溫度。

  但是之前他們都忽略了這件事情,把整個情況越處理越艱辛,江波濤一開始就將自己放在一個很尷尬的位置,所以看過去的視角也都困難無法前進。

  「喜歡。」

  他感覺到拍在背上的節奏變得緩慢,在昏昏迷迷當中,江波濤聽見周澤楷低低的說著,嘴角輕輕扯起。

  「嗯,我也喜歡小周。」



  從那天之後,兩個人的態度都沒有什麼改變,但是江波濤已經不太會避著周澤楷了,在半個月過後的某一天假日,周澤楷早晨沐浴結束,走出浴室,邊擦著自己的頭髮。

  「小周。」江波濤放下手上的手機,對著周澤楷笑笑的說:「等等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周澤楷點點頭,坐在床邊,讓江波濤為他擦頭髮和吹乾。

  兩個人穿著休閒服便出門了,一起坐了電車,然後一起走到一家餐廳裡頭,看江波濤和其他人笑笑打招呼的樣子,周澤楷有些疑惑。

  兩人點了餐之後就坐在角落的位置,江波濤笑著跟他解釋:「小周,還記得之前那個小林嗎?」

  周澤楷點點頭,江波濤擠擠眼睛,笑著說:「等等會有求婚可以看,我們等等吧。」

  兩個人坐在角落默默的吃飯,十分鐘後小林跟一名女孩子以及一對情侶朋友,四個人一起進到餐廳,點了餐,大概又過了十分鐘,小林往廁所的方向走去。

  此時此刻餐廳的電燈緩緩的暗了下來,前方的投影屏幕緩緩放了下來,江波濤看著那女孩以為有什麼活動,興高采烈的跟旁邊的女孩子說話。

  下一秒,大屏幕上放出了兩個人照片的投影片,女孩子呆呆的跟身旁的人不知道在說什麼。

  最後一張寫著「我雖然不是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但我保證我是世界上最愛你的男人,嫁給我吧!」

  在音樂聲中,小林緩緩從廁所走出來,並且拿著一束花,走到女孩子面前,單膝跪下。

  江波濤看著女孩淚流滿面點頭的畫面,心底覺得有什麼地方似乎被觸碰到了。

  「小周,走吧。」江波濤站起身,周澤楷還在看熱鬧中,只好趕快起身跟上江波濤,不懂對方怎麼突然要離開了。

  看著周澤楷有些擔憂的臉龐,江波濤拍拍對方的手臂,「沒什麼,只是……」

  「只是?」

  「突然很想抱抱你而已。」

  周澤楷點點頭,兩個人在車上都沒有講話,一回到周澤楷的家裡,當江波濤關好門的那一瞬間,對方就吻了上來。

  兩個人站在玄關上擁吻著,江波濤緊緊的抱著周澤楷,兩個人啃咬著彼此的雙唇,吻得難分難捨,一路從玄關吻到房間裡頭,當江波濤被放倒在床上時,他的襯衫已經不翼而飛,褲頭也被解開了,正鬆鬆垮垮的卡在屁股上。

  周澤楷解開身上的襯衫,隨便丟在地上,爬上床,下一秒繼續接吻,津液的水聲迴響在安靜的空間裡頭。

  當江波濤反應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淚流滿面,而在上頭的周澤楷似乎慌了手腳,手足無措的抹去他的眼淚,卻發現江波濤的淚腺像是壞掉了一般,斗大的淚珠不斷從眼眶邊溢出滑落。

  「疼?」

  江波濤搖搖頭,「我也不知道。」

  周澤楷只能緊緊的抱住江波濤,將臉埋在對方的頸窩邊,聲音有些悶悶的說:「抱歉。」

  他覺得這個場景有些眼熟,周澤楷緊緊環抱著他,然而卻微微顫抖著,似乎很害怕他會把自己推開一般,他拍拍對方的背。

  「嫁給我吧,小周。」

  江波濤講完便忍不住笑了,他的手這次沒有顫抖,也環抱住周澤楷。

  「娶。」聽著周澤楷悶悶的聲音,江波濤笑著,他想起了方明華有一天跟老婆吵架過後,跟他聊天的途中,說起的一句話。

  「就是因為喜歡才會在意,越是喜歡越是在意,就越容易受傷。」
  是啊,就是因為太喜歡了,所以才容易感受到疼痛。

  他是這樣的喜歡著周澤楷,將那些不好的記憶鎖進了自己的身體裡面,就是因為喜歡所以變得容易退縮。

  閉了雙眼,江波濤發現那股一直以來的疼痛感似乎隔了一層紗般,有些鈍鈍的,隱隱抽著神經。

  等到傷口結痂、剝落、傷痕淡去,或許有一天,就不會疼痛了,他就會忘記當初的那道傷口的存在。

  他想,他快好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beautiful 的頭像
unbeautiful

GREENHOUSE NO.69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