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紫冰/綠高/黑赤/赤黑/夏冬
請自行取用XD

  
---

[四月魚:紫冰]

  單人床上躺著一個人,純白的棉被蓋在窄瘦的腰身上,露出精壯的上半身。他睜開眼睛,可以看見一個大男孩縮在他的電腦椅上,面對著名義上屬於他的電腦。
  「你來了,」坐起身,身了個懶腰,「敦。」
  紫原的電腦在幾天前毫無預兆的壞掉,冰室也只好暫時出借自己的電腦給對方,還順便打了鑰匙,就怕對方來的時候自己不在。
  在他第二度回到租屋處前發現有個人縮在他家門口,冰室無奈的交出備份鑰匙。
  「嗯,室仔早安。」伴隨著清脆的餅乾斷裂聲,紫原邊吃著邊回答。冰室瞥了一眼,才發現螢幕上正顯示著視訊的畫面,另一端則是遠在京都的紅髮男孩。
  下了床的同時,擺在床頭櫃上的電話也開始震動。
  「喂、大我。」接起電話,嘴角勾起一抹笑,邊講電話邊走進了浴室。
  「敦。」喇叭傳來第三方的聲音,紫原轉回頭,面對著電腦。
  「那人對你很重要吧。」那人笑了笑,帶有善意的微笑提醒著:「你的表情變了。」
  咀嚼著,紫原的表情彷彿在思考、又像似在放空。
  「室仔是我的。」
  末了,紫原低低的說出這一句話。

---


[阿圓:高綠]

  「小真,給你。」
  「這是什麼?」將注意力放在擺在桌面上的那封信件,推了一下眼鏡,抬頭望著笑得一臉春風得意的人。
  「這什麼喔……」認真思考了幾秒,身為秀德優秀的控球後衛在五秒過後才理出一個最簡單的結論,「應該叫作情書吧!」
  「情書?」
  「是的!請收下吧。」
  本來以為對方會一臉不屑的將信件丟到他的臉上或者是叫他收回去,但高尾卻發現平時拒人於千里之外的綠間居然默默把信收下。
  臉上還有莫名的羞窘。
  「呃、小真。」
  「你很吵,高尾。」
  「我是要跟你說,那是隔壁班的班花要我轉交給你的。」
  「這種事你為什麼不早說!」幾乎是用怒吼的方式將這句話說出,綠間從抽屜裡拿出那封信,摔在對方身上,「我不收!」
  「欸怎麼這樣!她很漂亮耶……」沉默了一下,看著彆扭的將頭轉向另一邊的綠間,高尾彷彿想通了什麼、露出一個奸詐的笑容。
  「小真,你該不會以為是我要給你的吧?」
  「不要亂說。」
  「你剛剛還開心了吧?」
  「我才沒有。」
  「好啦好啦我下次補一封給你,好不好?」
  「我才不要。而且你很吵,高尾。」
  將無辜的隔壁班班花的情書放塞進自己的口袋裡頭,高尾聳聳肩。
  「明天的幸運物是信。」
  「啊?」
  「早晨占卜說,明天的幸運物是信。」
  想通之後,看著綠間淡漠的臉,耳根卻透露出違和的色澤,高尾趴在對方桌上大笑。
  「好、我知道了!」最後,他抹了抹誇張的眼淚,「小真也太可愛了哈哈哈哈……」
  「……你閉嘴,高尾。」


---


[糕糕:二號]

  門被打開,被聲響吵起,牠抬起頭看了一眼來人,便起身跟了上去。那人常常被說會消失或容易失蹤,但牠覺得倒是還好。
  ……不過有時還是要很專注才不會跟丟。
  看到那人站在角落,拿著手機在說著話,牠慢慢、輕步的靠了過去。
  「嗯、是的。」那人平板的聲音帶有一絲困擾,「請不要這樣講。」
  到底是在跟誰說話?牠站在他身後、認為不會被發現的角落,豎起耳朵聽著。
  「我知道了。」輕輕嘆出一口氣,那人沉默了很久,久到牠以為兩人已經停止對話。
  「我……也想你。」低語的彷彿在喃喃自語,「あかしくん。」
  「黑子,你在這幹嘛?」當那人闔上手機時,後頭傳來第三方的聲音,牠與他同時回頭,「監督在找你、二號怎麼也在!?」
  驚訝的看著自己,他感到有些無趣邁開腳步走回去,聽見後頭傳來聲音說著「出來接通電話」之類的云云。
  牠想到剛剛他掛上電話的那一刻,微風一陣吹來,那人的額髮被吹動著,牠可以看見對方總是淡然的表情上帶著一絲的困擾。
  但嘴角是上揚的,帶有些許的溫柔笑意。


---

[天羽:赤黑][R18有]

  狹小的空間裡頭,他趴在牆上,咬著下唇強忍著快溢出牙關的呻吟聲,後頭站著一個人,正扶著他的腰身,下半身奮力的擺動著。
  輕微的水澤聲侵犯著脆弱的鼓膜,肉帛觸碰的感覺令他恍惚,賣力抽插的陽物更使得他毫無招架之力,任憑對方一下又一下的開拓著前所未有的深度。
  「舒服嗎?嗯?」耳邊傳來溫熱的氣息,他笑著詢問著。
  「不……不行了……」腿以及腰近乎痠軟,如果不是後方的人撐住他大概會直接攤在地上,帶有懇求的鼻音呼喚著對方的名,「赤司君……」
  「快了。」親了親對方的臉頰,赤司一個重重的挺進,洩在對方體內,喉間發出滿足的低吟聲。
  「你的手機在震動呢,哲也。」看著他一臉恍惚的樣子,赤司忍不住的笑了,「或許是火神打給你的?」
  聽到那個人的名字,黑子回過神,掏出手機,有些心虛以及猶豫著到底該不該接通。
  「還是由我來接,跟他說你正跟我在這小小的廁所裡頭做著見不得人的事情?」
  「不、請不要這樣。」黑子收起自己的手機,拿起一旁的衛生紙擦拭了狼藉的下體。
  笑著繫上方才鬆掉的領帶,「明明喜歡他,卻來找我做愛。」
  不理會對方的調侃,黑子面無表情的扣上釦子,穿回被掛在一旁的褲子,跟剛剛還在喘氣呻吟的人完全不一樣。
  「我先走了,赤司君。」
  「真是殘忍呢,哲也。」笑著,目送著那人離去。
  如果說他只能存在、依附在屬於他的光底下,那所以所有的不堪,就留在那個地方吧。
  

---


[柚醬:黑赤]

  接近十月,天氣漸漸轉冷,尤其是一到太陽下山之後,都會溫度驟降。
  「今天有點冷呢,赤司君。」拉了拉西裝外套,有點不著邊際的說著。
  「嗯。」隔壁的男孩輕輕的回應著,下一秒,一隻白皙的手掌攤在自己面前。
  「怎麼了?」不解的轉過頭,看著那雙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雙眼。面對這雙眼,他原本設想好的未來總是被推翻。
  「請跟我牽手吧,赤司君。」
  「你最近越來越會開玩笑了。」
  「我從來不開玩笑的。」
  看著那隻堅持不放下的手,赤司嘆出一口氣,輕輕的握住。
  「很溫暖呢,赤司君的手。」
  「你的個性越來越差了,哲也。」
  「很抱歉,並沒有。」
  握緊手掌,黑子微微的笑了,因為在一來一往的對話中,赤司的表情雖然很無奈、很心不甘情不願。
  但觀察力了得的他,可以看見曖昧的粉紅盤據在赤司的臉頰以及耳尖。
  黑子相信,絕對不會是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


---


[阿蔭:黑赤]

  如果說每個記憶都是一筆資料,那如同電腦一樣,資料過多會造成記憶的錯亂,所以人在下意識會選擇「遺忘」。把認為不重要的事情給遺忘掉,那重要的事情呢?會不會在哪一刻,恍神剎那間想起?
  「黑子老師,外面有人找你。」
  回過神,應了聲,步行到外頭。
  外面站了一個男人,修長的身形被西裝包裹住,雙口插在褲子口袋裡頭,那人微微的笑了。
  「哲也。」
  「你好。」
  他們交往過,然而在高中時卻分道揚鑣。球場上再度碰面後,直到現在都不曾見過彼此。
  「你幾點下班?」
  「五點。」
  「一起去吃晚餐。」
  「是的。」
  他們之間沒有好不好,黑子一件件與以往的事情相比對著,發現自己都還記得。
  步向前,黑子莫名伸出手牽起赤司的手掌,然後看著對方有些慌張的想要甩掉。
  笑了笑,他以為那都是已經過去了,也曾一度以為他已經「忘記」了赤司的長相了,卻發現那人只是被埋在最深的那一層。
  那人的手依然溫暖,一如記憶裡一樣。


---


[幻夜:夏冬]

  第五天了。看著毫無動靜的螢幕,他再也忍不住的輕嘆出一口氣。雖然對方說如果想他就可以打電話過去,可是……說的總是比做的簡單啊。
  每次點開通話紀錄,手指停在那個名字上,就是無法點擊、然後按下撥話。
  第一句話要說什麼呢?如果對方回答很冷淡該怎麼接下去?如果他說很想自己該怎麼回應呢?越想越偏離原本的正道,他又忍不住嘆出一口氣。
  「歲真的很煩惱呢。」身旁飄悠悠的出現這一句話,他回過神,推了一下眼鏡當作掩飾。
  「並沒有這件事情。」
  「手機快被你握到出現裂痕了喔。」搭檔的聲音讓他反射性的放下手機,動作大到差點把他摔出去。
  對於自己的失態感到煩躁,千冬歲再度拎起自己的手機,往教室外走去,「我先回去了。」
  打開簡訊,看著空白的寫入區,他連第一句話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夏碎哥你任務何時結束?不、這樣太霸道了。
  夏碎哥你出任務小心。不、這是出任務前該說的話。
  夏碎哥聽說外面有流星雨,我想跟你……。等等這是什麼奇怪的內容!
  趴在床上,將臉埋進枕頭裡頭後,抬頭看向依然空白的內容。其實他最想說的是「我想你」,但總是無法順暢的說出或發出訊息……
  邊自我厭惡著邊昏昏沉沉的,千冬歲只想著這樣的自己,真是太怯懦了。
  「千冬歲?」
  「嗯……」
  「有什麼事嗎?」
  「沒、我……嗯、我……我很想你。」
  「我也很想你,不過我人目前在公會,等等就回去了。」輕笑兩聲炸醒了還昏昏欲睡的人,「你不如當著我的面說吧。」
  「不不不不、等等、我、我是開、開玩笑的!」
  「喔?」帶笑上揚的聲音,讓千冬歲的頭皮都麻了起來。
  「我以為我在作夢、所以、所以……」
  沉默,然後他房間空曠處出現繁複的陣,電話被掛上,另一方的人此時此刻出現在自己面前。
  「不打緊,歲連作夢都會想到我,怎麼可以說成是開玩笑呢?」
  「呃、哥……你回來了。」下了床,硬著頭皮迎上前。
  「還欠了一句喔。」笑著將人摟進自己懷中,雖然身上還有任務帶來的氣息,但一點都不阻礙他貼近對方的好心情。
  「我……我很想你,夏碎哥。」小小聲的說著,千冬歲鴕鳥般的將頭埋進對方懷中,露出的耳根帶著明顯的紅。
  「我也很想你,歲。」露出安心的笑,擁緊了懷中的人。

---

花了一點時間達成XD
最近都在寫一些短文所以就只好整理整理出來怕哪一天需要的時候找不到XDDD

考試還有,但重科已經暫時離我而去了...
該來處理本子了(X)

  末村芝 2012/11/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beautiful 的頭像
unbeautiful

GREENHOUSE NO.69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