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那裡,藍河一個人獨自走在路上,天空已經暗了下來,他看著周邊三三兩兩走著的人。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地準備回去。

  而自己呢?

  他一直以為自己歸屬在那個男人身邊,然而在那一秒他才發現……事實似乎不是如此。

  苦笑著,臉卻被某個東西襲擊到,有點受到驚嚇的定眼一看,有個小女孩喊著「破了、破了!」看著對方手上有個小瓶子,周圍還有幾個泡泡。

  「抱歉啊,弄破了。」

  「沒關係。」小女孩吹了一口,一個大大的泡泡從吸管裡吹出來,「我要吹一個好大好大的泡泡。」

  「加油。」藍河笑著說,小女孩對著他吹了一口氣,一串泡泡從裡頭吹向藍河,伸出手,泡泡停在藍河的手上,過了幾秒之後就破掉。

  「在陽光底下超美的。」小女孩奶聲奶氣的說著,藍河笑了笑,說了聲「對啊」,看著空氣中和地上的泡沫。

  聽著遠方在喊著的女聲,小女孩喊著「我等等就回去」,邊跟藍河說「我先回家,再見了」,藍河向她揮揮手,然後走掉。

  走在路上,莫名哼起一首歌,那是葉修在藍雨裡唱過的一首歌。

  那首歌在第一次表演之前,葉修著手開始改編,畢竟那原本是女生唱的歌,他打算改編成自己適合的調。但是很罕見的,葉修居然拉著他一起,前者彈奏,藍河看著歌詞,一句一句的唱出來。

  「你高了半階音。」

  「是太低了這邊!」聽到這句話,葉修只是笑了笑,拍了拍藍河的頭,然後繼續彈著鍵盤。

  歌詞的每一個字、每一個音,藍河都知道得清楚。

  其實葉修沒有騙他,他明白的。但是他可以在那一秒從葉修的眼中讀出很多情感,可以分辨的、不能理解的……蘇沐秋對於葉修這個人來說有多重要,他無法稱量。

  葉修沒有說過我愛你,但他帶著自己走著,告訴自己要跟緊他。

  他一直以為這是一種暗示,所以義無反顧的跟著。

  現在回想起來,自己似乎太過於天真了。

  隔天他回到藍雨,藍雨除了提供樂團表演場地外,另外還有提供樂器教學,而藍河則是站櫃檯的,主要是介紹課程。

  「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跟葉修去H市了?」系舟看著一臉平靜的藍河,有些茫然的問著。

  「沒什麼。」藍河露出一點笑,避重就輕的回答,「外頭天氣有點差,在下雨呢。」

  「真的假的?我忘記帶傘了耶!」

  話家常著,又這樣過了幾天,到週末的樂團表演,他就站在最後頭的暗處,看著葉修站在台上,穿著簡單的格子花紋襯衫和牛仔褲,在上頭唱著歌。

  「下一首歌。」邊架起Keyboard,葉修邊講話,「我不是很喜歡唱,但似乎大家都很喜歡聽,聽完還會偷偷擦眼淚。」

  前奏一下,藍河就知道他要唱什麼。

  深呼吸,轉身打算要離開這個地方,卻注意到在另一個角落的人。那人坐在高腳椅上,帶著微笑的、專注的看著台上,雖然只有一面之緣,他還是知道對方是誰。



  全都是泡沫 只一剎的花火

  你所有承諾 全部都太脆弱

  而你的輪廓 怪我沒有看破 才如此難過



  他的腳像是被定住,轉回去,呆呆的看著台上的葉修閉上眼睛,沉溺在歌曲裡頭的模樣,還是那樣的吸引著他。

  卻不是屬於他的。

  臉上濕濕的,藍河也沒有打算抹去。

  那場表演之後,他沒有對葉修說出「我們分手吧」這句話,因為葉修從來沒跟他說過交往,但他也沒有出現在葉修面前。

  日復一日,站在藍雨的櫃台裡頭,微笑、有耐心的跟著學員說明課程和收費方式。

  他還是那個藍河。

  只是在獨自一個人坐在櫃檯的時候,藍河不自覺都會哼起一首歌,沒有人覺得奇怪,畢竟那是在藍雨表演過,並且得到相當好的評價的一首歌曲。



  想起那一天,當小女孩走遠的時候,他看著還是飄散在眼前的泡泡,像是受到什麼蠱惑一般的伸出手,下一秒彷彿發出無聲的啵的一下破掉。泡沫在陽光下如此斑斕,宛若伊甸園裡的蛇信,一下一下低語的令人不顧禁忌想要觸摸。

  「你愛我嗎?」

  然而碰觸禁忌的代價卻是清楚明白到何謂真相。

  愛情是如此脆弱。

  蘇沐秋回來了,泡沫也破了。

  夢也該醒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beautiful 的頭像
unbeautiful

GREENHOUSE NO.69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