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歸說,但要怎麼開口對赤司征十郎來說還是很不知如何是好。

  他不是沒有被告白過,但要像個女孩一樣請對方的朋友轉交一封信,寫著中午時間在屋頂見之類的,然後帶著一點羞赧地開口說:「前輩,我喜歡你。」

  ……不如殺了他。

  下意識的,他又開始避開會跟虹村修造單獨處在一起的時間。

  因為還沒有策劃好之前,他並沒想要面對這件事情。但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虹村修造彷彿都會創造一些跟赤司征十郎單獨走在一起的機會。

  「赤司,你不是要找教練?」

  「是的。」

  「走吧。」

  亦步亦趨的跟在對方後頭,老實說他有點手足無措。

  該說?

  不要說?

  「赤司。」

  「是?」

  「你最近為什麼在躲我?」虹村修造微微的側過頭,看著赤司征十郎,「你是很在意那天的事情嗎?」

  「什麼事情?」

  「就是你的毛巾被我拿過這件事情。」

  「啊?不、我並沒有這種想法。」

  虹村修造皺起眉頭,「那你幹嘛一直躲著我?有什麼事情嗎?」

  「不,我並沒有……」前面的人突然停下腳步,差點撞到對方的赤司征十郎有些被嚇到,他睜大眼睛看著對方。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你現在會臉紅?」

  「虹村前輩……」總不能回答「因為有點熱」吧?這種話根本沒有人會相信!

  走廊上只有他們兩個人大眼瞪小眼,虹村修造嘆出一口氣,本來打算要再開口說什麼的時候,赤司征十郎開口,聲音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冷靜。

  「我喜歡前輩。」深吸一口氣,正如黑子哲也所說的就是一種冒險、是一步險棋。

  「因為,我喜歡虹村前輩。」

  他們之間的空氣很安靜、很凝重,直到赤司征十郎準備要開口說「這是一個玩笑話時」,虹村修造的聲音打破這個平衡。

  「我知道了。」







  赤司征十郎,活了那麼多個日子,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悔恨。

  當他垂頭喪氣,連教練都沒有去找就直接回到家時,他終於忍不住的讓那種感情釋放出來。

  他沒有哭,只是有些低落。

  赤司征十郎曾經是想過很多的回應,有可能是「抱歉」,有可能是「謝謝」,有可能是「你在開玩笑吧?」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對方的回答是「我知道了。」

  知道了,然後呢?

  「啊啊好丟臉喔……」

  「我也感覺滿丟臉的。」

  「開口的人是我耶,你丟臉什麼啊!」

  「你根本就是敗北了,征十郎。」

  「我才……沒有。」赤司征十郎把臉埋到枕頭裡面,企圖假裝不知道這件事情,「他沒有拒絕我。」

  「這種模稜兩可的回答你是奢望要有什麼好的結果嗎?」

  「前輩又沒有拒絕我。」赤司征十郎慢吞吞的回答著,「或許他明天就會答應了。」

  「拖延戰術是沒有用的,征十郎。」

  「我知道,我只是覺得如果還有一點希望,就不應該放棄。」赤司征十郎笑了笑,「而且,你就是我,你也希望前輩答應吧。」

  「……你開心就好。」

  知道對方已經妥協了,赤司征十郎不禁回憶著今天虹村修造的反應,然後嘆出很輕的一口氣。

  雖然他是這樣安慰著對方,但老實說他也是滿擔心的,想著明天見到虹村修造時要露出怎樣的表情、想著那個人會怎麼開口跟他說話,而他又要如何回應。

  迷迷糊糊中,他沉沉睡去。



  深呼吸,赤司征十郎踏進了體育館裡頭,卻沒有看到那個人的身影。不知不覺的鬆了一口氣,準備集合然後開始訓練。

  訓練到一半的時候,那個人才出現。

  被教練訓話「為什麼會遲到」,似乎在道歉和解釋著,然後跟上大家的腳步練習。休息時間,赤司征十郎忍不住的看了過去,同時間虹村修造也剛好與他對到眼。

  赤司征十郎沒有別過眼。

  虹村修造卻僵硬的把頭轉開。

  啊啊……原來這就是答案啊。赤司征十郎笑了,有點複雜的,了然、羞愧、難過和挫敗全部絞在一起,攪拌著,湊出來的是心酸。

  隱隱作痛著,他的胸口。

  「赤司君,你還好嗎?」

  「我……很好。」

  他沒有什麼不好,只是知道了現實而已。

  對不起,赤司,我輸了。──他想著,但另外一個赤司征十郎卻沒有回應。

  「恕我直言,你的表情看起來並不是這樣。」黑子哲也忖度了一下,「是因為虹村前輩吧。」

  愛情是一個人的軟肋,赤司征十郎很不想承認,但虹村修造就是他的弱點。

  只有遇到那個人的事情,他才會變得如此。

  練習結束後,他不發一語的回到更衣室換好衣服,也沒有與其他人打招呼便自行離開了。看著行事曆,赤司征十郎第一次如此感謝考試週,至少可以讓他少尷尬一個禮拜。

  「赤司君,你今天放學後有空嗎?」中午時段,黑子哲也到赤司征十郎的班上找人。

  「嗯?」

  「桃井同學說為了不要讓青峰君不及格到被禁賽,想要組讀書會,赤司君要加入嗎?」

  ……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前幾天有聽到桃井五月在說這件事情。

  赤司征十郎露出淺笑,「好,放學後在團體學習室集合吧。」

  「好的。」目送黑子哲也離開,赤司征十郎才吐出一口氣,原本上揚的嘴角緩緩的向下。

  莫名的,他覺得有點累。

  放學後,當他踏進團體學習室的時候,有點想要轉身逃跑的衝動。

  「赤司君!」

  「小赤,你來啦。」

  「滿意外你會來的,赤司。」

  「五月──為什麼赤司會來──」

  「喔喔,你們還找了赤司啊。」

  「赤司君,請坐。」

  長桌一邊坐著一臉意興闌珊的紫原敦、看起來有點不甘願的綠間真太郎、帶有驚喜的桃井五月、驚慌失措的青峰大輝,看來他沒想到赤司征十郎會出現。另一邊則是坐著黑子哲也跟虹村修造和兩位二年級的前輩。

  而他的位子,剛好就是在黑子哲也的旁邊,而虹村修造則是在黑子哲也的另一邊。

  放下自己的書包,看著坐在對面的青峰大輝,「好好準備吧,青峰。」露出一個微笑,裡頭隱隱約約的透出一絲殺意。

  讀書會的途中,坐在一旁的黑子哲也時不時會提出問題,赤司征十郎回應著,然後看著自己的書,反正他的工作只是要坐鎮而已。

  至於虹村修造,因為二年級的課程和一年級相差甚遠,所以他們幾位前輩也只是互相討論而已。

  解散的時候,赤司征十郎收好東西,站起身,只是揮揮手就離開了。

  「赤司君。」走在走廊上,聽到後面傳來有點急促的腳步聲,赤司征十郎回頭,等著黑子哲也跟上自己的腳步。

  「今天相當謝謝赤司君的幫忙。」

  「不會。」

  他們一起走著,直到快走到門口的時候,黑子哲也對赤司征十郎露出一個很淡的微笑,「很開心赤司君願意參加,明天見。」

  不知為何的,赤司征十郎的直覺告訴他黑子哲也似乎在策畫什麼事情,同時也響著警訊──事情並不單純。

  「嗯,明天見。」露出一個淺淺的微笑,兩個人走上不同方向的路。



  隔天依然是上課、讀書會、回家三點一線的生活,過了幾天,赤司征十郎感覺到越來越不對勁,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黑子哲也總是跟在自己身邊,有些親暱的說著話。

  是不討厭,但就是覺得有些詭譎。

  同時間,他也感覺到另外一股視線,他知道是從何而來,但就是不想開口。

  考試週前的最後一天讀書會,他們決定早些回家休息,赤司征十郎跟平常一樣收拾完東西,走出去的時候,下意識會等待著黑子哲也跟上他的腳步。

  「赤司君,習慣真的很可怕呢。」

  「是啊。」赤司征十郎笑著說,看著前方的走廊窗戶透進來的夕陽光芒,空蕩蕩的長廊都沒有任何一個人,寂寥得可怕。

  有些時候,已經習慣追尋那個人的背影了。

  當背影消失之時,卻又覺得如此空虛。

  「赤司君,我想我必須要跟你坦承。」

  「嗯?」沒有轉過身,卻突然發現整個氛圍有些奇怪。

  「我、我想跟你說我……」

  「赤司!」黑子哲也的聲音被打斷,赤司征十郎整個人僵住。

  轉過身,他露出有點尷尬的笑容,「前輩。」

  虹村修造的臉色有點難看,活脫脫像是發現老婆正在跟他人苟且那樣的難看,他看看黑子哲也又看看赤司征十郎,有些艱難的開口:「赤司,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那我先離開好了,再見。」黑子哲也點點頭,一副很了然的離開,留下他們兩個人乾瞪著眼。

  「換個地方好了。」

  跟在虹村修造身後,赤司征十郎有些緊張,卻又有更多的不理解。

  走到樓梯間,確定不會有人經過後,虹村修造先開口:「我以為你那時候跟我說喜歡是認真的。」

  赤司征十郎抬頭看著那人,表情有些茫然。

  「我一直在思考你當時跟我說的話,但沒想到其實你跟黑子也是這樣的關係。」

  花了一點時間消化了對方的話,「我跟黑子沒有在一起。」

  虹村修造看起來像是鬆了一口氣,「那就好。」

  「前輩為什麼這麼在意黑子跟我?」赤司征十郎再也忍不住開口問了,從讀書會開始,除了黑子哲也會來問他問題以及閒聊之外,他也知道虹村修造時不時也會看過來,「前輩是知道的吧,我當時所說的那句話的意義。」

  既然如此,就不要再讓他會有任何聯想過度的表現了。

  「赤司,你是認真的?」

  「我不像前輩一樣愛開玩笑。」赤司征十郎突然覺得有點想離開,他深怕自己再繼續待在這裡,可能會逃避,然後換另外一個他出現,那情況恐怕會更無法收拾。

  「我不知道。」突然,虹村修造冒出這一句話,「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喜歡你。」

  「我知道了。」垂下眼,赤司征十郎轉身打算離去。

  「但我只知道我不希望你喜歡上黑子,或者是任何人。」身後傳來這樣的一句話,赤司征十郎停住腳步,不發一語。

  「我知道你跟黑子很好,但我就是不想你會喜歡上他,我也知道你一直追隨我,如果可以的話,我不希望你專注在其他人身上……」

  「前輩真是虛榮呢。」冷冷笑著,赤司征十郎轉回身,看著有些焦躁的虹村修造,「前輩覺得我的情感是可以讓自尊心感到膨脹的東西嗎?」

  「赤司,你聽我說。」

  或許是對於這件事情感覺到有點累了、乏了,赤司征十郎的嘴巴有些不受控制,冷冷的開口:「前輩不願意分給我一點情感,卻希望可以讓我付出感情?那還真是殘忍呢。」

  「因為我也是一直在看著你啊!」虹村修造近乎是用吼的方是喊出這一句話,講出來之後才發現似乎說溜嘴什麼,有些慌亂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最後,虹村修造抹了臉,低下頭。

  「我也只會看著你,算我求你了……」

  聽著那人聲音越來越低,赤司征十郎像是著魔般的伸出手,扶起對方的臉,他露出一個笑容,「我喜歡你,虹村前輩。」

  虹村修造握住了那雙手,露出一個笑,「我也是。」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beautiful 的頭像
unbeautiful

GREENHOUSE NO.69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