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1%

  前一陣子,赤司征十郎發現到了一個很特別的人,在他身上可以感受到一股未知數。

  拋下那些話之後,他時不時的會期待那個人會來找他。

  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機會,也要努力爬著那條線上來。

  從籃球社的會議室裡走出來,他跟在虹村修造的身後走著,在對方身邊,總是能讓赤司征十郎感覺到放心,就是一種可以很放鬆很投入的感覺。

  「虹村前輩。」

  「嗯?」虹村修造回頭,慢下腳步讓赤司征十郎與他並肩走著。

  「前一陣子我遇到了一個隊員,感覺滿有趣的。」

  「喔?是一軍的?」

  「不、是三軍的。」

  「喔……」點點頭,「所以你打算要推薦這個人上一軍?」

  「是的,如果他真的有那個才能。」

  「你前面說的話和後面說的話相互矛盾啊喂。」

  笑著走著,這樣的時間成為了赤司征十郎少數可以放鬆的時間之一。

  或許原因只是單純因為虹村修造在身邊吧。他想著。



  過了幾日。

  「赤司,有人找你!」

  看著門口站著一個人的身影,他知道那個人已經做好思考了。

  對於球隊的改進淩駕在他的私情之上,所以他去找了隊長虹村修造跟教練,利用比賽的形勢,讓自己知道自己挖到的是什麼樣的寶物。

  那天開始,他們一軍多了一個人。

  黑子哲也。







  從古至今,愛情有很多型態,在書上記錄的,如羅密歐與茱麗葉,如蝴蝶夫人……痛苦的、雋永的、璀璨的、腐爛的。

  但赤司征十郎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情會發生在他的身上。

  愛上一個人的感覺,會是怎樣?

  看著走進體育館的那抹身影,他不自覺有些心虛的低下頭,深怕對上眼的那瞬間,眼睛就會透露出什麼。



  「赤司君,真的很在意虹村前輩呢。」

  磅,出手的球沒有自然的刷過網子,而是打到框邊彈跳出來。

  掩飾著自己的心虛,他又拿起一顆球,對著那個站在旁邊很沒有存在感的男孩笑了笑,「黑子真是愛開玩笑呢。」

  「赤司君只要不想承認的時候就往把眼睛往左邊看。」

  赤司征十郎吐出一口氣,「你為什麼會如此推測。」

  「因為眼神。」

  ……他考慮還是把眼睛挖下來好了。

  「不過虹村前輩彷彿什麼都沒有感受到,真不知道該說他粗心還是小心呢。」

  「是粗心。」

  他曾經看過有女生很暗示性的問說「請問以後可以幫您準備中午的便當嗎」,下一秒卻聽到那個人回答說「可是我母親都會幫我準備」,女生的表情當場差點讓赤司征十郎爆笑出聲。

  「赤司君想過要告白嗎?」

  「不會吧。」


  不管是什麼身分都不可能吧?學長與學弟、隊長與副隊長……同樣身為男性,需要耗費的心力更是龐大,在尚未決定自己是否會勝利之前,他不會開口。

  「如果說虹村前輩很粗心,不告白,他是不會知道的。」

  「嗯,我明白。」

  即使明白,也不能造成什麼局面的扭轉。

  不開口,這些情感可能就會被隱瞞,直到散滅。

  但是開口,他又怎能知道那個人的回應是什麼呢?

  就算是正面的,就算他們在一起。


  那又如何?

  問題依然無解。

  況且,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歡──

  「赤司?赤司?赤司征十郎──」

  「虹村前輩。」回過神,帶著略微抱歉的微笑,冷靜沉著的回應著。偷偷一覷,黑子哲也已經到了另外一個角落跟青峰大輝說著話。

  「好難得看到你在發呆。」看了一眼依然高深莫測的學弟,虹村修造沒有多想,「教練要我們一起去開會。」

  「是的。」

  跟在虹村修造的身後,赤司征十郎得以看清楚那個人的背影。

  一直以來,就是這個身影讓他追逐著。

  他可以有一個機會走到他的身邊嗎?

  「你最近很常恍神呢。」

  「沒什麼。」一前一後走進會議室,裡頭除了教練之外還有他們球隊的監督。

  不外乎是針對黑子哲也做了一個簡單的討論,教練是覺得黑子哲也的能力變數性太大,而赤司征十郎則是表示認為他會在進化成長。

  監督沉默的聽著,突然轉過頭,問了虹村修造:「你呢?」

  「啊?」突然被點名,虹村修造抓抓頭,「赤司說得應該不會有問題,而且黑子哲也的能力應該是要從實戰中才能提升吧?」

  監督笑笑的說,「好吧,一個禮拜之後的友誼賽,就讓一年級為先發上場,順便再看看黑子哲也是否能派上場吧。」

  兩個人都應了聲好之後,監督又開口。

  「是說虹村,你真是信任赤司呢。」

  「哈哈,因為他沒讓我失望過啊。」

  坐在虹村修造身邊的赤司征十郎看著那個人的側臉,他覺得已經陷得太深了。

  甚至想不顧勝負的理念,想跟那個人告白。

  走出會議室到回到休息室換衣服,他都沒有多說一句話。

  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那個人。

  「赤司,你的毛巾掉在地上了。」

  旁邊伸過來一隻手,掌心掛著的是自己的毛巾。

  從對方手上接下的那一刻,指尖不小心觸碰到彼此,赤司飛快的收回手,下一秒卻又覺得自己的行為太過唐突。

  「謝謝前輩,那我就先回去了。」

  「喔,拜拜。」有點不明就理的看著那個彷彿有些落荒而逃的身影,虹村修造聳聳肩,幫自己打好領帶,然後才拾起包包準備回家。

  赤司征十郎快步的走出校園,直到出校門口那一刻才回過神。

  那瞬間,他可以明白了那種情感。

  他喜歡虹村修造。

  他喜歡上自己的學長、喜歡上自己的隊長,喜歡上那個站在頂端的男人。

  那種情感,卻讓他莫名的有點抗拒。







  洗完澡吹完頭髮,躺在床上,雙眼就這樣乾瞪著天花板,腦袋一片空白。

  突然,有一道聲音在心底響起。

  「征十郎,你還在迷惘什麼?」

  從有意識開始,那個人就陪伴在他身旁,只有他自己可以聽到對方的聲音,他查過書,也沒有告訴過別人。

  他的身上,有另外一個「赤司征十郎」。

  是有一度迷惘過,但後來是覺得這樣好像也沒有壞處,就也沒有跟任何人提過了。

  赤司征十郎回應了對方:「我好像喜歡上虹村前輩了。」

  「我知道。」

  忍不住笑了笑,「那你呢?你喜歡他嗎?」

  「我說征十郎,你真的知道喜歡的定義是什麼嗎?」

  「不就是在乎對方、希望跟對方在一起嗎?」

  「那是書本上的定義,你知道所有成功者的背後有的是一個支持他的女人,但更多時候,他們唯一的敗點就是那個女人、那段愛情。」

  「赤司,你認為喜歡是沒有必要的?」

  「愛情的變數太多了,你可以保證你跟修造再一起之後就會過著幸福美滿的生活?」

  「我們又不是王子跟公主,還有請先暫時不要直接稱呼前輩的名字。」

  「你開心就好。」呵呵笑了幾聲,「如果你可以確定你的告白和情感可以收到相同的回應,那我不會阻止你的。」

  「說到底你也是喜歡前輩的。」

  「我就是你,你喜歡難道我不能喜歡?」

  「也是,那就再看看吧,晚安,赤司。」

  「晚安,征十郎。」



  隔天,當赤司征十郎晨練的時候,看到虹村修造,雖然有做了心理建設,但是還是會忍不住的想要避開。

  一方面,他會擔心自己就如黑子哲也所說的,眼神在不經意中就會透露出什麼,就算虹村修造沒有什麼感覺,但不難保周遭的人會看不出來。

  「赤司。」

  「前輩。」

  「你身體還好嗎?」

  「啊?」有點不解的抬起頭,看著那個一臉正經的人。

  「你昨天不是身體不舒服嗎?有比較好嗎?」

  ……不知道該說他太過遲鈍還是該先說他很體貼,赤司征十郎穩了穩心緒,露出一個微笑,「我沒事,請前輩放心。」

  「沒事就好。」點點頭,然後往球場的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赤司君昨日是和前輩發生什麼事嗎?」

  「你是狗仔隊嗎?如此好奇。」回頭,那個發問的人就站在自己身後。

  「因為感覺赤司君是喜歡虹村前輩,這令我很好奇。」

  「你說告白嗎?」

  「是的。」

  「黑子,我問你。」赤司征十郎露出一個笑,「你覺得如果我告白,前輩的反應會是什麼?」

  「很抱歉,老實說,我不知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黑子哲也忖度了一下,才開口:「但有時候,還是要冒險一下吧?」

  赤司征十郎露出了一個彷彿聽到很荒謬的言論,「這是一步險棋。」

  「但是,有可能會帶來勝利。」

  勝利。

  那是他唾手可及的東西,但遇到虹村修造,就彷彿離他有些距離。

  就如同從一般的隊員升為副隊長,他從隊伍的尾端站到那個人的身後,只要伸手就可以拉住對方,但是他不能伸手。

  伸出手,就可能會失去些什麼。

  「征十郎,你要有把握伸出手,就可以握緊一切。」

  天才並不是百分之百的才能,而是百分之一的天分和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

  想透這一切的赤司征十郎,籲出一口氣。

  只要有那百分之一的機會,就應該要奮力抓住。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beautiful 的頭像
unbeautiful

GREENHOUSE NO.69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