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所以,你確定要來了嗎?」

  看著眼前還在喘氣、頭髮凌亂,嘴角還留著血漬、眼窩有著烏青的男人,同樣也是嘴角掛彩的他也喘著氣,忍不住開口問。

  「為什麼?」

  「什麼?」

  「為什麼這麼執著一定要我加入?」站直身,舔了舔嘴角的傷口,鐵鏽的味道讓他皺起眉,「像我這種的人,比較適合生活在這吧?」

  「不喔,『像你這樣的人』,最適合應該要跟我一起走。」擦去嘴角血漬,吃痛的嘶了一聲,伸出手,「來吧。」

  沉默了一下子,看著那隻沾有斑斑血跡的手,愛潔的他應該是要把它打掉才是,但不知道為什麼,當他看向那男人,那雙彷彿會溺斃在裡頭的藍色眼睛時,手卻不自覺的握上他。



  「去洗澡吧。」回到兵團住所,一進到艾爾文的房間裡頭,房間主人開口如此說著,「我的衣服先借你穿,澡堂在走廊直走到底左轉。」

  默默點頭,並且接下了衣服就走出門,艾爾文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吁出一口氣。

  終於達成了,第一步的目標。

  過了二十分鐘之後,那個人才走回房間,頭髮還濕淋淋的。

  自動拿起一旁的毛巾幫他擦拭著頭髮,「你的頭髮太長了,需要修剪一下。」

  「……不需要。」

  看著他幾乎快要長到肩膀的頭髮,艾爾文抿抿嘴,「這樣在作戰時不方便。」

  里維安靜很久、很久,「我討厭觸碰。」尤其讓陌生人這樣親暱的梳理頭髮之後把它剪掉,每想到就讓里維覺得很不爽快。

  「抱歉。」當艾爾文準備要收回還在幫他擦頭髮的手時,又被抓住,「我是說陌生人。」

  「我知道了。」所以,他已經不是陌生人了?──當意識到這個問題時,莫名的讓艾爾文有些開心,說不出來的。

  「好了,那我去洗澡,你先睡吧。」

  「嗯。」等艾爾文走出去後,里維環顧著整個環境──桌面上只有喝完的馬克杯和幾張散亂的紙,拿起來,可以看到上面畫了幾個類似陣型的東西,旁邊寫著他看不懂的內容。放下之後看了看旁邊的架子上,有好幾本看起來很深奧的書本,有些無趣的坐在床上,等著。

  里維伸手摸著柔軟的枕頭和棉被,他無法在不習慣的地方很快的進入睡眠。他也很淺眠,所以就算現在睡了,等等還是會被吵醒,這是長時間待在地下街養成的習慣。

  喀擦。

  「嗯?你還沒有睡?」邊擦著頭髮邊走進來,艾爾文有點意外這個人居然坐在床上,看起來彷彿是在等待他一般。

  「不習慣。」看了一眼艾爾文,「是說如果我睡床你要睡哪裡?」

  「嗯?不是一起睡嗎?我的床很大的,就算翻身也不會滾下去的。」

  里維沉默著,邊想著這個男人是有多白癡,居然會隨便說出這種「一起睡」的話。

  「我也滿討厭跟陌生人一起睡的。」笑了笑,坐在床上,「你就安心的睡吧,明天開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窩進被子裡頭,里維什麼也沒說的閉上眼睛。等過了一陣子之後,他才感覺到有人把燈滅掉,然後躺在他旁邊,有些僵硬起身子,就這樣度過一個晚上。




  隔天起床吃完早餐,開始剪頭髮。過了三十分鐘過後,艾爾文帶著剪好頭髮之後的里維到一間教室,裡面已經有一位老先生等著。

  「那就麻煩您了。」

  「不會。」老先生瞇著眼笑著,拿出書本,「你就是里維吧,請坐。」

  當天里維才知道關於巨人的一切還有身為調查兵團的意義,也是從那天起,里維安插進一個訓練團裡頭,開始學習馬術、格鬥術、兵法、技巧術、立體機動裝置使用等。

  不到一年,他就畢業了。

  畢業那天,艾爾文站在他的面前,「你的名次剛好在第十名呢。」

  「兵法太麻煩了。」冷笑了幾聲,「那種東西,你會用就好了。」

  「要選擇嗎?調查兵團或者是憲兵團。」

  「從一開始,就沒有了吧。」

  把他帶回來,給予他一切,只是為了讓他成為最尖銳的刃。兵法什麼的,真正該學習那些的不應該是他。

  他的世界,從被艾爾文帶回來那一天就改變了。

  「歡迎加入調查兵團。」

  那一天,一名男子加入了調查兵團,他們那時候還沒有想到,從此以後他們的人生就這樣糾纏不清。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unbeautiful 的頭像
unbeautiful

GREENHOUSE NO.69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