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7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們,來自不同的牢籠。當可以離開了名為棲芳的牢籠,卻不知道自己即將進去的,是不是另外一個金絲籠。」

  「為了主人哭、笑、唱、吟,然而我們卻剩下了什麼?」

  「我們所尋求的棲枝,究竟在哪……」

  猛然睜開眼睛,他彷彿看見一片虛無中的那一點紅。身旁傳來均勻的呼吸聲,不大,但也間接提醒著他在今天正式進了皇宮,成了俞萇王朝皇位繼承呼聲最高那位殿下的侍人。

  有點僵硬的側過頭,看著那人閉上雙眼的寐樣,鼻間傳來類似搔癢的氣息,刺激著皮膚,也間接刺激的心腔深處。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這篇其實是在寫2012年底,當我寫完《尋棲》的時候,就幫他做的一個衍生,這一切都是大神給我的念頭(跪)

  換句話說,他其實是三次創作文,我也只是寫開心的(你)我會努力寫到沒看過《尋棲》也看得懂得哇哈哈!!

  就這樣,我會慢慢努力的寫,請多多指教!!

     末村芝 2013/7/13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後一次的,禮貌的吻別。

  是你給我的溫柔,也是最殘酷的行為。





  「哲──你在哪啦──」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是一種往前看的動物,他們會看著遙遠的彼方,卻不輕易地回頭。」

  赤司征十郎露出淡淡的笑容,溫和的。

  「所以哲也也是很典型的人類呢。」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一種很傻的人,傾家蕩產付出一切只換到四個字。」

「哪四個字?」

「對不起,或者是……」


喜歡你。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