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睜開眼,按下作響不已的鬧鐘,下了床,腳踩在冰涼的木板上,緩慢的邁向浴室的方向。

  加入Scepter 4之後,作息逐漸變得規律。

  穿上一致的服裝、做著不變的事情、喊著相同的口號,人生就這樣子如同晝夜一般周而復始直到靈魂散滅,或許可以被稱上是空洞吧,這樣的人生。

  戴上眼鏡,他看著鏡子裡得自己,忍不住咧嘴笑了笑。

  靈魂什麼的,早在錯開身的那一剎那已經千瘡百孔。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深紅色的氣息就像是條最斑斕的蛇上的蛇信,時時誘惑著乾脆墮入禁忌之中。

  想要不擇手段將你留在身邊,想要讓你眼底都是自己,想要乾脆在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記,但不論是眼底、心上、身體還是靈魂,都可以烙上自己的名字該有多好。

  該有多好。

  唾手可及根本都是造假,你的心只要被那人所說幾句話就會跑去。

  那時,心底像是裂開一個縫,可以請你拿著針線縫上嗎?否則那感覺恐怕將會滿溢而出,然後毀滅。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P:黑赤,有雷請迴避

---

  「我覺得我們之間,不能再這樣了。」

  「哲也?」從床上爬起,腰間和私處依然是酸楚和痛。聽到這句話,他心底有種不祥的預感,看著背對自己、坐在床邊,身上還帶著些許抓痕的戀人。

  此時此刻,卻無比的陌生。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冬。」那一聲喚醒了千冬歲的走神,他轉過頭望向坐在床上的那個男人。

  「今天有比較好嗎?」畢竟也讓他換藥快六個月了,伙食什麼的也不會說差到哪去,總該漸漸把身體養好了吧?

  「還不錯。」

  總有種這男人在自己出現的時候……臉上總是氣血紅潤,跟照顧的人所說總是奄奄一息躺在床上完全不同。

  「換藥了。」不想持續在這種問題上糾結的千冬歲淡淡說了這句,然後看著夏碎將身上素色內袍脫下,露出包紮甚密的身驅。

unbeautifu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